Xu Ping, Partner at King & Wood Mallesons, Nominated As the Top 10 M&a Lawyers in China for 2017

By King & Wood Mallesons On March 20th, 2017, Xu Ping, partner at King & Wood Mallesons (KWM), was named one of the Top 10 M&A Lawyers in China for 2017 by Asian Legal Business (ALB) for her exceptional work in cross-border M&A transactions and the high praise and recognition she received from her clients.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金杜徐萍律师当选《亚洲法律杂志》2017年“中国十佳并购律师”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3月20日,金杜合伙人徐萍律师以在并购领域杰出的执业表现和广泛的客户赞誉跻身《亚洲法律杂志》(ALB)最新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十佳并购律师”。ALB通过综合调研过去一年市场重大交易、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客户以及获得重大奖项和领先排名等荣誉的执业律师,最终选定表现卓越的十位并购律师。 徐萍律师专注于跨境投资和并购法律服务,在跨境并购市场声誉斐然。徐律师以二十余年的执业经验、扎实的业务功底和国际经验,代表多家中国企业完成了市场知名的跨境并购交易。作为这些交易的牵头律师,徐律师在结构设计、交易谈判和提出解决方案等各方面起到关键作用,被客户公认为是一位值得信赖、具有战略眼光的并购顾问。2016年徐律师参与的重大并购交易包括:代表艾派克收购美国上市公司Lexmark;代表青岛海尔收购通用电气的白色家电业务;代表中国财团收购全球领先的数据中心运营商Global Switch; 代表澳洲电讯Telstra向中国平安出售汽车之家等。 徐萍律师表示,“很荣幸获得ALB颁发的并购律师荣誉奖项,感谢客户对我的信任和认可。金杜的国际化平台及国际经验丰富的律师团队对于我们在跨境并购领域能够取得成就必不可少。2016年跨境并购市场高度活跃,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具有国际视野,希望通过跨境并购实现全球化的战略目标。他们需要经验丰富的并购律师帮助他们把控风险和赢得交易。作为一名并购律师,除了扎实的法律专业知识外,还需掌握财务、金融、管理等领域的综合知识,才能更好理解客户需求及并购交易的各个环节;同时,高超的理解能力、沟通能力和分析判断能力都是并购律师必不可少的。这样才能够创造性地提出解决方案,帮助客户实现商业和战略目的。”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金杜助力中国恒大创亚洲房地产高收益债券市场最大规模美元债券发行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3月17日,在金杜律师事务所协助下,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中国恒大集团(简称“中国恒大”,股票代码:3333)作为发行人,在境外成功发行本次3年期及5年期两笔美元债券,合计募集资金达15亿美元。 此次中国恒大的海外发债项目是国际债券市场上的一次标杆性项目,创造亚洲房地产企业高收益债券市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美元债券发行记录。本次发行获得众多诸如贝莱(Blackrock)、富达(Fidelity)、威灵顿(Wellington)、安联(Allianz)、野村(Nomura)等国际知名投资机构的关注和参与,实现近5倍的超额认购,体现了国际市场对中国恒大信用和优良业绩的高度认可。中国恒大自2006年以来,已累计发行境外债规模超百亿美元。 在本项目中,金杜担任交易管理人中国律师,全面参与了本项目的各个环节,其中在交易架构和发行条款方面经过多轮谈判取得了创新性的突破,最终实现中国恒大成功发行本次境外美元债券,得到了发行人、承销商及其他各方的高度评价。本项目的负责合伙人是王立新肖兰孙昊天,合伙人龚牧龙对本项目亦提供协助和专业指导。 中国恒大是集地产、金融、健康、旅游及体育为一体的世界500强企业集团。 王立新律师表示:“中国恒大是金杜的长期重要客户,很高兴协助中国恒大完成了又一个重大项目。在中国企业不断实现向国际资本市场拓展的战略过程中,我们的团队持续借助我们在各执业领域的全方位一流法律服务,协助他们实现商业目标。”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经典案例丨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被处罚并不必然赔偿股民损失——金杜代理新疆某上市公司一审胜诉

作者:张保生 何春艳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zhang_baosheng新疆某上市公司(下称“公司”)因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引发众多股民对公司提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下称“本案”),金杜代理公司应诉。近期,新疆某中级法院就本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股民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系典型的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该类案件因涉及股民众多、索赔金额高、专业性强,往往引发资本市场高度关注。从以往的案例来看,上市公司被行政处罚后引发的股民诉讼,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的案例极为罕见。本案中,金杜基于以往处理类似案件的丰富经验和专业把握,针对本案的案情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上市公司不应承担股民损失的答辩意见,最终得到法院支持。这是金杜代理上市公司成功应对股民提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的又一经典案例。 案情简介 2014年7月,中国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公司连续多年虚构购销业务,虚增业务收入与成本,虚增或者虚减利润,导致公司2006年至2011年年报存在信息披露违规问题。 截止目前,本案共有70余名股民对公司提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此外,还有批量股民以律师函的方式向公司进行索赔。 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及金杜整体应对思路 对于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而言,一般涉及如下争议焦点问题:虚假陈述实施日、揭露日、基准日、基准价的认定;虚假陈述是否具备重大性;虚假陈述与投资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投资损失的计算方法;系统风险的剔除等。 通过认真研究本案材料,我们发现,本案不同于常见的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涉及若干特殊、复杂的争议焦点: 第一,在本案诉讼发生前,公司曾经历过破产重整,《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公司信息披露违法事项发生在破产重整前,因此,本案股民的索赔涉及是否属于破产重整债权、是否需要根据《重整计划》进行清偿的问题。 第二,本案虚假陈述行为同时包括“诱多型”和“诱空型”虚假陈述,目前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仅对因“诱多型”虚假陈述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如何赔偿作出规定,对于在“诱空型”虚假陈述行为发生后买入股票的投资者的投资损失,涉及是否与公司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问题。 第三,在原告买入公司股票至本案基准日期间,受国际国内政治、经济等系统风险因素影响,中国股市呈下跌态势。此外,在此期间,公司连续发布一系列经营陷入困境的利空公告。因此,对于如何考量、评估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对原告损失造成的影响,非常关键。 根据上述分析,金杜认为:本案股民主张的投资损失属于破产重整债权,应按照《重整计划》执行,且原告在“诱空型”虚假陈述发生后的买入行为,并不会受到“诱空型”虚假陈述的影响,原告的投资损失系由系统风险因素和非系统风险因素叠加造成的,与公司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并无因果关系。因此,股民的投资损失不应由公司承担。 金杜对本案主要争议焦点的主张和一审判决的认定 1、关于原告主张的投资损失是否属于破产重整债权 我们主张,投资者因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行为而享有的债权为侵权之债,其债权请求权始于虚假陈述行为发生之时。本案虚假陈述行为发生在法院裁定受理公司破产重整之前,因此,依据《企业破产法》相关规定,本案原告主张的投资损失属于逾期未申报的破产重整债权,应按照《重整计划》的规定进行清偿。并且,对于原告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之日起两年后索赔的,应依据《重整计划》的规定,免除清偿责任。 最终,一审判决支持了我们的上述主张。 2、关于本案“诱多型”和“诱空型”虚假陈述行为与原告损失之间的关系 虚假陈述分为“诱多型”和“诱空型”虚假陈述,“诱多型”虚假陈述会诱导股民买入股票,而“诱空型”虚假陈述不会诱导股民买入股票。公司2006年至2007年年报属于“诱多型”虚假陈述,2008年至2011年年报虚减利润,属于发布虚假的消极利空信息,构成“诱空型”虚假陈述。 我们主张,原告均系在公司2008年年报公布后买入股票,距公司作出“诱多型”虚假陈述行为已过去二至三年,不大可能再受该“诱多型”虚假陈述行为的影响。如果其主张买入股票系受公司年报影响,从时间上看也是受2008年至2011年年报的影响,而2008年至2011年年报的虚假陈述行为属于“诱空型”虚假陈述行为,不会诱导投资者买入股票。因此,原告损失与本案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无因果关系,依法不应由公司赔偿。 最终,一审判决支持了我们的上述主张,认为原告决定投资公司股票并非受公司虚假陈述行为影响,与公司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3、关于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因素对投资损失影响的认定 根据《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的规定,因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所导致的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不应赔偿。 根据对案涉期间国内外政治、经济宏观态势和公司自身业绩情况分析,以及对公司股价波动与证券市场波动情况的数据分析,我们主张,原告即使有损失,也是由证券市场系统风险和公司自身经营不利等非系统风险因素叠加造成的,与公司的虚假陈述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最终,一审判决支持了我们的上述主张。 经过金杜积极的抗辩,在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上一审判决均支持了我们的主张,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其中,判决对“诱空型”虚假陈述与股民投资损失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的认定、股民投资损失系由于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因素叠加导致的认定,均系突破性认定。该判决对今后类似案件的处理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本案的启示 不同于传统民商事纠纷,证券虚假陈述诉讼案件涉及大量专业性非常强的法律问题,同时要求律师能够对复杂的证券市场作出正确的解读。上市公司在遇到此类案件时,应高度重视,尽早委托具有证券诉讼业务经验的专业律师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通过对案件诸多争议焦点的分析、研判和有效抗辩,上市公司即使因相关虚假陈述行为被行政处罚,对股民提起的民事诉讼也并非必然要承担赔偿责任。 后记 针对证券合规和证券诉讼案件多发的现状和当事人对该类纠纷专业化法律服务的需求,金杜律师事务所组织了由多位合伙人和资深律师组成的证券合规和证券诉讼服务团队,专门为上市公司、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基金公司及其董监高提供专业的证券合规和证券诉讼法律服务。近年来,曾协助几十家上市公司、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和基金公司处理证券合规和证券诉讼业务,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得到了客户的信任和高度认可。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How to Sell Your High Value Equipment to China, Part 2

By | China Law Blog | March 19, 2017
China contract lawyersIn my previous post in this series (here), I described the five basic attitudes Chinese companies have regarding advanced equipment being sold into China. Given these attitudes, what should a foreign seller do? In this part 2 post I set out two of five tactics high value equipment sellers should follow when selling advanced (and therefore expensive) equipment into China.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当“两票制”遇到“营改增”: 医药行业如何防范发票合规风险?

作者:段桃 武嘉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duan_tao【根据2017年全国税务稽查重点工作安排,将以西藏、安徽等地为重点地区开展医药医疗行业专项整治,其中西藏由于税率优惠吸引了不少药品经销商,而安徽为全国最大的药品流通集散地。由于覆盖的医药企业多,一旦被查出税务不合规问题,涉及的上下游企业将可能面临严峻的税务风险。】 “查账必查票、查案必查票、查税必查票”,发票使用和合规情况已成为各类税收检查、税收稽查中的必查环节和必查项目。医药行业“低价代理”、“挂靠走票”等传统营销模式导致药品购销领域偷逃税现象突出,尤其是假发票、虚开发票问题等较为严重,一旦被税务稽查将面临严重的税务风险。继2016年对药品与医疗器械等行业查处违法受票企业作为检查重点外,2017年国家税务总局更是将西藏、安徽等地重点地区开展医药医疗行业专项整治作为全国税务稽查重点。 自2016年5月1日起,我国全面推行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营改增”)试点,营业税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一方面以前可以冲账但不能抵扣进项税的广告费、会议费、咨询费等由于可以抵扣增值税款,减少了重复纳税,有利于企业降低税负;另外一方面,营改增之后,税务监管将更为严格,违法成本增加,“买票冲账”“挂靠走票”等非法行为将难以为继。2017年1月9日,国家卫计委等8部委正式对外公布《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两票制实施意见》),确定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所谓“两票制”,是指药品从生产企业销往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销往医疗机构再开一次发票[1]。其目的在于缩减药品流通环节,降低药品价格。 上述“营改增”+“两票制”将深刻影响医药行业的运营模式和财税管理,不规范的发票运作模式将面临较大的税务风险。下文我们将和大家简要分析“营改增”+“两票制”下医药行业财税形势、医药行业常见发票问题、虚开发票法律风险,并对防范医药行业发票风险给出建议。 “两票制”+“营改增”下医药行业财税形势分析 1.发票领域监管升级、“挂靠走票”难以为继 “两票制”将“挂靠走票”行为作为重点打击对象。所谓“挂靠走票”,即无资质的自然人或小企业为经营药品生意,“挂靠”到有资质医药企业名下,向医药企业支付开票费(一般比例为15%-20%),以其名义开具发票,与医院等终端方进行结算,俗称“走票”。“两票制”剑指“挂靠走票”行为,严格限制开票次数和开票企业数量,该制度一出,仅少数一级经销商可获得开票资格。同时,《两票制实施意见》规定了严格的发票核查制度,要求公立医疗机构必须验明票、货、账三者一致方可入库、使用,两票制势必将有力打击 “挂靠走票”行为,“挂靠走票”将难以为继。 2.营销模式转型升级更需注重费用规范 “营改增”+“两票制”在冲击医药行业传统开票模式的同时,亦带来结算方式的改变,多级经销商与医药终端方结算货款的模式将变为由一级代理商直接与终端方结算。“低开代理”等传统医药营销模式将被打破,医药厂家、医药代理商经营模式面临转型升级。 各厂商的财税处理能力将直接决定营销模式的选择,事关票流、资金流和货物流的税务筹划。与以往随意找服务业发票冲账、虚增广告支出不同,新营销模式下的税务筹划应充分考虑业务、发票、资金三流合规性与一致性,紧密结合“营改增”财税政策,在服务业合理范围内具体设计外包合同,使用合规营销票据。预计将会有部分厂家选择将医药营销推广活动外包给CSO(Contract Sales Organization)专业公司来完成。CSO公司专注于销售环节的外包服务,通过提供外包市场调研、学术推广、临床效果分析、咨询服务等与医药生产厂家合作,双方可取得正规合法发票。与传统带金销售营销模式的主要区别在于CSO公司致力于提供销售环节的外包服务,不直接参与药品销售。CSO模式应基于真实的交易和合同,我们注意到已有CSO公司因虚假合同安排被查处的案例出现。 医药行业发票合规问题分析 1.医药行业发票常见问题 医药行业常见的发票合规问题包括未按规定开具发票、违规开具红字发票、以假发票入账、虚开发票、增值税专用发票未在规定期限内认证、丢失发票等。这些行为可能违反税款征收制度、发票管理制度、账簿管理制度、税务登记管理制度,除需依法补缴税款、滞纳金之外,还可能被处以行政处罚,某些严重的发票违法行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幻灯片1 幻灯片2 2.虚开发票的法律责任 虚开发票历来是各行各业发票违法的重灾区,常常牵涉企业众多、涉案金额巨大、对国家税收利益造成较大影响。“营改增”实施以来,增值税全面实行“以票控税”,发票监管较营业税更为严格,医药行业应加强防范。 虚开发票包括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额的其他发票、虚开普通发票。凡是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与实际经营业务不符[2]的发票均属于虚开发票行为。在“营改增”+“两票制”的严密监管下,尤其是“金税三期”具有强大的预警系统,虚开发票将更容易被查出,一经发现,除面临行政责任以及联合惩戒外,纳税人还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 幻灯片3 主要行政责任: 按照《发票管理办法》的规定处以50万元以下罚款; 按照《税收征收管理办法》的规定被定性偷税,限期追缴税款、滞纳金,并处以偷税金额5-5倍罚款;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或者虚开普通发票100份或者金额40万元以上的案件符合重大税收违法案件标准,税务机关将向社会公布重大税收违法案件信息; 案件信息一经录入重大税收违法案件公布信息系统,作为纳税人的纳税信用记录永久保存; 被公布重大税收违法案件的企业,其纳税信用级别直接判为D级,适用相应的D级纳税人管理措施; 税务机关将当事人信息提供给参与实施联合惩戒的相关部门,由相关部门依法对当事人采取联合惩戒和管理措施,其中包括限制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等职务、金融机构融资授信参考限制、禁止参加政府采购活动等等。 幻灯片4   刑事责任方面,虚开发票达到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具体而言:当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税款数额在1万元以上或致使国家税款被骗数额在5千元以上的,将被立案追诉,可能被处以拘役、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最高50万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虚开其他发票100份以上或者虚开金额累计在40万元以上的,将被立案追诉,可能被处以管制、拘役、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3.增值税发票系统升级对医药行业的财税影响 自2015年1月1日起,税务总局在全国范围推行增值税发票系统升级版。增值税发票系统升级版对增值税防伪税控系统、货物运输业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控系统、稽核系统以及税务数字证书系统等进行了整合升级完善。 新系统升级功能之一在于可自动上传已开具的发票明细数据,开票方无需通过抄报税上传开票信息,实现了开票信息即时进入税控系统,将实时监控医药企业的开票信息,为严格执行“两票制”提供技术支持。“两票制”要求公立医疗机构在药品验收入库时,必须验明票、货、账三者一致方可入库、使用,不仅要向配送药品的流通企业索要、验证发票,还应当要求流通企业出具加盖印章的由生产企业提供的进货发票复印件,两张发票的药品流通企业名称、药品批号等相关内容互相印证,且作为公立医疗机构支付药品货款凭证,纳入财务档案管理。每个药品品种的进货发票复印件至少提供一次。有条件的地区将使用电子发票,通过信息化手段验证“两票制”。“营改增”与“两票制”联合发力形成了打击虚开发票行为的高压态势,医药行业应对发票开具、使用行为进行严格管理。 医药行业应注重防范发票合规风险 “营改增”+“两票制”旨在促使医药行业合规化整合,医药行业应注重发票合规管理。按照《两票制实施意见》的要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会将违反“两票制”的企业及时通报所在省份药品集中采购机构;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税务部门将加强对药品生产、流通企业和医疗机构的发票管理,依法加大对偷逃税行为的稽查力度。在此背景下,医药行业应注重把控交易各环节的税务合规风险,尤其要规范营销费用凭证制作及账务处理,同时应加强对GSP(Good Supply Practice)药品管理系统的使用和比对,以进一步防范涉税风险。 1.着重防范交易事前、事中、事后涉税风险 涉税活动一直贯穿医药交易始终,医药交易事前、事中、事后各环节均应采取有力措施,加强涉税风险防控。 事前,在交易伙伴选择和签订合同环节,除考虑商品的质量和价格之外,应尽量选择规模大、经营规范、信誉高、经营时间久的合作方。应仔细核验对方企业的营业执照、纳税人识别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一般纳税人资质、发票认购簿、收款银行账户等基础信息,摸清对方来路。合同中应写明票据种类、适用税率、开票时间、送票方式、违约责任、开具红字发票的协助义务等问题。 幻灯片5 事中,交易过程中应注意比对货流、票流、资金流三方一致性。发现问题及时沟通,必要时停止交易,主张违约责任,确保发票安全,尽量通过银行账户支付货款。对取得的发票及时进行税务认证,做好开票、送货、汇款各环节的单据收集工作。 事后,交易结束后,完整保存交易合同、发票、单据,制作好收付款凭证,准确进行会计记账,以备在税务机关检查时留有充分证据,说清交易来龙去脉,即使不慎取得虚开发票也尽量避免被认定为“恶意”取得,争取有利税务处理。 2.规范营销费用凭证制作及账务处理 营销费用的财税处理应本着真实性、相关性、合法性、合理性、配比性、权责发生原则。注意业务流程、票据、资金、会计核算的一致性。例如,外包会议应由会议承办方出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或普通发票;制作付款凭证时,应有会议通知(含会议名称、时间、地点、目的、参会人员名单)、会议议程、讨论文件等。支付讲课费的付款凭证应含讲课人员名单、费用计算表、签名簿等单据。应加强广告费、业务宣传费的税前筹划,尽量避免以“赞助费”名义做业务宣传。 幻灯片6 3.利用GSP药品管理系统防范涉税风险 GSP药品管理系统是针对药品计划、采购、购进、验收、储存、销售、售后等环节制定的保证药品符合质量标准的管理制度。GSP药品管理系统中对药品进货成本、药品种类、数量、销售金额、供货单位、销货单位、药品非正常损失等都有详细记载,容易在税务稽查中成为关注重点,《两票制实施意见》亦将GSP作为监控发票流、货物流一致的手段,其中规定,销售药品应当按照GSP管理规范要求附符合规定的随货同行单,发票的购、销方名称应当与随货同行单、付款流向一致、金额一致,对此医药企业应当给予足够的重视,应指定专人定期对GSP与财务数据、发票开具进行比对分析,确保一致。 幻灯片7   注释: [1] 根据规定,药品生产企业或科工贸一体化的集团型企业设立的仅销售本企业(集团)药品的全资或控股商业公司(全国仅限1家商业公司)、境外药品国内总代理(全国仅限1家国内总代理)可视同生产企业。药品流通集团型企业内部向全资(控股)子公司或全资(控股)子公司之间调拨药品可不视为一票,但最多允许开一次发票。 [2] 与实际经营业务不符既包括在本身没有货物购销或者没有提供或者接受应税劳务的情况下开具发票,也包括有货物购销或者提供或接受了应税劳务但开具数量或者金额不实发票的行为。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综合信息技术推动法律服务革新

近年来,信息技术的发展冲击了传统的律所服务方式。在面对愈加激烈的同行竞争时,律所期待法律信息技术的使用可以使自身和其他竞争者区别开来,展现更为灵活、商务、以客户为中心的一面。同时,法律信息技术文化也正在顺应商业竞争而转变,灵活化的进程、直观的应用和综合的系统拓宽了律所与客户的协作渠道,拉近了二者间的距离。可以肯定的是,法律信息技术的综合使用在律所的工作中越来越重要。 一、灵活办公 自带设备(BYOD, Bring Your Own device)工作方式的兴起帮助律所实现了办公灵活化,从而完成法律服务行业的现代化转型。安睿律师事务所的IT总监Paul Caris认为,运用技术不是为了技术本身,而是为了优化用户的体验。英国博闻律师事务所的IT总监Janet Day也认同这个观点,他认为消费型科技能使律所运用更灵活的工作方法,从而让“使用者而非技术来决定如何工作”。值得注意的是,BYOD仍需要更妥善的安保方案来支持。 此外,客户期望律师能够全天不间断地提供服务,因此律所应通过科技手段支持律师,保证他们能够随时随地使用律所的系统和设备,进行灵活办公。目前,律所与客户的协作已经超越双方的简单对话,发展成了法律信息技术咨询的模式,律师使用特定的技术工具来帮助客户进行案件整合、文件分类。 01 二、自动化 将标准流程和功能加以自动化,可以使律师专注于提供专业建议。自动化文件生成工具为业务繁重的律所提供支持,让它们快速而低成本地完成标准化的文件与合同。类似的工具也被应用到了商业进程自动化中,其行政功能可以确保进程中没有遗漏且囊括了所有必需信息,从而降低风险。 以Epoq旗下的DirectLaw为例,该产品是一个在线文件集成系统,客户可以利用这个系统的在线表格完成法律文件的初稿,供律师批阅。这项服务使律师们可以将精力集中于专长,从而把他们提供的服务与来自商业领域的竞争者区别开。 02 三、综合IT系统 综合IT系统为律所开拓了一种更为灵活的商业模式,其中包括工作流程、方法步骤、文件管理、时间记录、电子账单等。跨国律所如Allen&Overy,已在各国的办公室之间开发了完善的综合IT系统,促进了 国际化 团队中不同地方律师之间的协作。这家律所的CIO Gareth Ash介绍道,A&O的数据库管理系统有复杂的搜索技术作为支持,为每一项事务的相关资料都提供了一个独立且安全的储存空间。 03 四、企业资源计划(ERP) 中型律所青睐于投资立即可用的实践管理系统(PMS, Practice Management System)。目前最新兴的方案指向企业资源计划,包括基于整个工作流程的实时采集、记账、报告、人力资源规划等。律所、数据库与ERP系统合作的优势就在于所有的数据都可以放置在一个基础的储存空间,允许随时更新读取,以此避免副本的增加和商业智能工具的滥用。 04 五、商业智能 商业智能可以帮助法律服务部门向现代化转型。尽管商业智能在零售这样的动态部门已经十分常见,在法律领域它仍是新兴潮流。根据2011年LSN法律IT环境调查报告的数据显示,70%英国律所使用了商业智能,42%利用商业智能工具来汇报成本和盈利、生成预算、将数据和重要指标联系起来。商业智能在项目管理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律所需要对所挑选的法律项目的诉讼预算进行准确定位、计划与执行。 05 六、云计算 云计算可以帮助律所实现快速信息整合。云端服务创造竞争优势,传递高效、客户中心的价值理念,并使律所快速看到对IT投资的回报。它向小型律所提供了处理大量资料的空间,常用的“软件即服务”(SaaS)不需要大额的提前投资,允许律所根据内外发展情况更新调节系统和服务的规模,资源也可定期更新,并根据现实变化进行快速调整。 06 七、诉讼准备 新型的科技技术也为法律诉讼服务提供了便利。诉讼准备过程重视数据管理和保留,新型科技技术可以帮助律所决定哪些数据值得保留和管理。例如产品Recommind,它具有自动分类、专业定位、复杂搜索等技术,对大律所来说尤其有价值。另外一个重要的功能突破是合作式的邮件管理功能,该功能拥有强大的数据库和搜索系统,能自动将邮件按项目、案子和客户归档,实现电子管理。 07 处于当今信息时代,法律环境愈加依赖法律信息技术的使用。可调节的系统和灵活化的工作模式也使律所能抓住更多机遇,迎接更多挑战。《法律服务法》推动律所进入21世纪的商业环境,法律信息技术也必将成为律所成功转型的催化剂,逐渐从幕后走向舞台。 文章来源:Racounter,2016年1月26日,第6页。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理脉LegalMiner”。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China Employee Social Insurance: Make Your Payments in Full

By | China Law Blog | March 16, 2017
China employer social insuranceChinese law mandates employers provide their employees certain mandatory benefits, including social insurance. China has five types of social insurance: pension, medical, unemployment, maternity and work-related injury insurance. The specific types of social insurance employers must provide and their contribution formulas vary depending on the employer’s location.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