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杜助力粤财金租成功获批在南沙自贸区筹建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3月20日,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粤财控股”)、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阳风电”)和中国铁路通信信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通号”)在广州召开广东粤财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粤财金租”)创立大会。粤财控股、明阳风电和中国通号在金杜律师事务所的协助下,成功获得中国银监会批复(银监复[2016]449号),同意其在南沙自贸区筹建粤财金租,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至此,粤财金租成为广东四家金融租赁公司之一。 粤财金租拥有“省属金控集团+民营企业产业龙头+央企控股上市公司”的股东结构。粤财控股是广东省政府授权经营的省属金融控股集团,拥有发展政策性金融与全省各地市建立的紧密关系。明阳风电是中国风电行业三大上市公司之一,曾是2010年规模最大的赴美上市中国企业。中国通号(03969.HK)是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的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的大型央企,拥有世界先进的高速铁路列车运行控制系统技术和装备。未来粤财金租将充分发挥股东的资源优势、自贸区的制度创新优势和广东省金融大省的区位优势,力争通过3年时间为实体经济提供600亿元融资服务,在创新发展和国际化经营方面形成特色。 本项目的负责合伙人为广州办公室的莫海波赵臻。作为粤财金租筹备组的法律顾问,金杜团队全程参与了粤财金租的筹建申请工作,在发起设立金融租赁公司的可行性、公司治理结构的构建、交易文件起草、各发起人的资质条件审核、筹建申请文件的准备等方面提供了全面的法律服务。 莫海波律师表示:“能够助力广东省的又一家金融租赁企业在南沙自贸区创立,我们感到很高兴。这是继去年金杜成功助力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和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等企业牵头出资20亿元发起设立海晟金融租赁后的又一成功案例,也是广东省近年组建的四家金融租赁公司中第三家由金杜担任法律顾问的项目。我们团队的丰富经验和在金融、公司、证券等领域的综合领先实力也得到客户和行业同仁的充分认可。”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Foreign Invested Banks: Opportunity or Challenge?

By Chen Yun, Wang Rong, Liang Yixuan King & Wood Malleosns’ Finance & Capital Markets grop chen_yunOn March 10, 2017,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 (“CBRC“) promulgated the Circular on Carrying on Certain Businesses by Foreign Invested Banks (Yin Jian Ban Fa [2017] No.12, the “Circular“), clarifying certain business areas foreign invested banks may be allowed to engage in.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在华外资银行的机遇来了吗?

作者:陈运 汪镕 梁宜萱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陈运2017年3月10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银监会”)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外资银行开展部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银监办发[2017]12号,简称“《通知》”),该《通知》对于此前未能明确规定的在华外资银行是否可以开展的一些业务作出了明确的规定。《通知》旨在促进外资银行利用自身全球化综合服务优势,为“走出去”的中资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 主要亮点  1.承销业务 《通知》明确,外资法人银行可依法开展国债承销业务,在银监会层面没有行政许可要求,仅需按照经营业务范围内的新产品的监管要求,向银监会进行事后报告。 其实,早在2015年财政部即已取消金融机构从事国债承销的行政许可要求,仅保留招标要求。在实践中,目前仅有少数实力雄厚的外资法人银行实际参与了国债承销业务。我们预期,在最新一次的国债承销团成员招标时(预计在2017年末),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外资法人银行参与其中。 2. 托管业务 《通知》明确,外资银行(包括外资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可依法开展托管业务,但需符合银监会及其他监管部门规定的行政许可要求,不涉及银监会的行政许可事项的,仅需按照经营业务范围内的新产品的监管要求,向银监会进行事后报告。 就行政许可事项而言,一些托管业务需要相关金融监管部门的行政许可审批,例如开办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需要证监会的行政许可审批,开办保险资金托管业务需要保监会的行政许可审批。我们认为,《通知》的规定仅仅是强调外资银行在申请开办托管业务时,与中资金融机构具有同等的待遇,并未免除现有的行政许可审批要求。 就外国银行分行可以开展的托管业务而言,根据现有法律规定和市场实践,除信托计划财产保管、银监会监管的代客境外理财托管业务,以及与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相关的托管业务外,其他托管业务一般只能由外资法人银行开展,《通知》并未扩大外国银行分行可以开展的托管业务范围。 3.咨询业务 《通知》明确,外资银行(包括外资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可依法开展财务顾问等咨询业务,无需获得银监会的行政许可,但需符合其他监管部门规定的行政许可要求。在银监会层面,仅需按照经营业务范围内的新产品的监管要求,向银监会进行事后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该等咨询服务应限于与银行业务有关的咨询服务。 4. 跨境业务协作 《通知》明确,外资银行(包括外资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可以依法合规与其境外母行集团开展境内外业务协作,发挥全球服务优势,为客户在境外发债、上市、并购、融资等活动提供综合金融服务。 实践中,一些外资银行在协助境外母行集团推介境外金融服务方面开展了一些尝试,但监管对此多采取审慎态度。为避免不确定的合规风险,一些外资银行在开展此类业务时,常采取基于客户问询的被动推介、不涉及具体产品和服务的一般性业务介绍等策略。 现在,《通知》明确了在境外发债、上市、并购、融资等方面,境内外资银行及其境外母行集团可以“依法合规”地开展跨境业务协作,我们理解,外资银行所能提供的协助可涉及客户推介,客户维护,境外发债、上市、并购、融资等金融服务的境内事务协助等。但《通知》并未明确放开外资银行协助境外金融机构在中国境内推介和销售境外金融产品。我们理解,外资银行开展上述跨境业务协作,应基于协助中资企业走出去的最终目的,而不能从事超越经营范围的业务,也不能协助境外母行集团在境内从事非法金融活动。 5. 投资银行业金融机构 《通知》明确,外资法人银行可以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依法投资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 基于此规定,外资法人银行似可参与到目前由商业银行出资设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直销银行、从事投资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信用卡中心等利于风险隔离和业务创新的大浪潮之中。 此前,法律及监管要求并未明确外资法人银行是否可以投资设立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具体的操作流程亦不明确。《通知》虽然对此作出了原则性规定,但并未明确规定相应的操作流程、审批手续,亦未明确该等外资法人银行投资设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性质(如,是适用外资金融机构的监管要求还是中资金融机构的监管要求)。上述这些问题,还有待监管部门出台更具可操作性的指引或指导意见。 总结 《通知》是银监会在中资银行和外资银行监管趋同的大趋势背景下,对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监管所作出的重大突破,有利于进一步发挥外资银行的全球服务网络优势,增强外资银行的盈利能力。同时,《通知》的一些规定只是给出了方向性的指引,在实践中如何落实,仍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有待出台更为明确的指引或指导意见。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Unveil the Special Evidential Rules for Private Antitrust Litigations in China

By | China Law Vision | March 20, 2017
This article was co-authored by Dr.Zhan Hao and Song Ying Admittedly, the evidential rulesin specific jurisdiction, especially for the allocation of burden of proof, are of great vital for the ultimate result of the case trial. In view of the fact that private antitrust litigations are frequently featured with specificity, high-degree complexity and relative weakness of the plaintiffs, several special evidential rules have been instituted for private antitrust litigations in China.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How to Sell Your High Value Equipment to China, Part 3

By | China Law Blog | March 20, 2017
China contract lawyersIn my first post in this series (here), I described the five basic attitudes Chinese companies have regarding advanced equipment being sold into China.  In part 2 (here), I set out two of five tactics high value equipment sellers should follow when selling advanced (and therefore expensive) equipment into China: One, do not discount, and two, get paid before you deliver your equipment to your China buyer.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Why NOW is the Time to Comply with China’s Employment Laws

By | China Law Blog | March 20, 2017
China employment lawyerThis is the first of a two part series on why it has become so important to comply with China’s labor and employment laws and how best to make sure your company is in compliance. In this first part, I briefly explain what has changed in China to make employer compliance — especially for foreign companies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so important.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King & Wood Mallesons Advises Xinhu Zhongbao On China’s First and Largest High Yield Bond Issuance Since January 2013

By King & Wood Mallesons King & Wood Mallesons (KWM) has advised  Xinhu (BVI) Holding Company Limited as its US and PRC counsel on its US$700 million 6.00% guaranteed senior notes issuance due 2020, which is guaranteed by Xinhu Zhongbao Co., Ltd (Xinhu Zhongbao).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金杜助力新湖中宝完成2013年1月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高收益债券首次发行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金杜律师事务所担任新湖(BVI)控股有限公司的美国法和中国法顾问,协助其发行7亿美元担保优先债券。此次发行的债券由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新湖中宝”)担保,将于2020年到期,票面利率6.00%。据彭博社数据显示,该笔交易创下2013年1月以来中国公司首次发行的最大规模高收益债券纪录。 新湖中宝市值约400亿元人民币,居浙江省上市公司前列,系“沪深300”及“上证180”指标成分股。该项目吸引了近200家簿记报价机构;高盛资管、贝莱德、蓝湾等国际知名机构参与认购并获得逾7倍的超额认购,体现了国际市场对新湖中宝信用和优良业绩的高度认可;交易架构和发行条款方面也经过多轮谈判取得了创新性的突破。 金杜香港办公室美国法团队由合伙人周浩负责。团队包括资深律师沈菡和廖昌雨。中国法团队由合伙人张永良姜翼凤黄任重负责。合伙人宋彦妍牟蓬提供了大力支持。 张永良律师表示:“很高兴与我们香港团队一起协助新湖中宝完成此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发债项目。新湖中宝是金杜的长期重要客户。这个项目再次展现了金杜全球战略布局的优势和成果,并且在监管环境全面缩紧的情况下,金杜境内外团队通力合作,结合我们丰富的经验和一流的法律服务,最终帮助客户成功完成美元债券的境外发行,得到了客户的高度评价。” 周浩律师表示:“我们很荣幸能够协助客户完成这一创纪录的交易。市场普遍预期2017年将迎来高收益债券发行的高潮。统计显示,截至2月13日,今年在亚洲(不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及附近南太平洋诸岛和日本)发行的高收益债券总额已达95.6亿美元,呈现自2000年以来最强劲的开年势头。” 2015年至今,金杜国际债务资本市场团队已协助客户完成16个高收益债券发行项目,均为发行人首次发行。周浩指出:“从事高收益债券业务的人都知道,首次发行需要高超的专业技能、丰富的资源和大量的投入。我们的业绩证明了我们的实力,我们还将保持在该领域的领先性,参与更多代表性交易项目”。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