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证监会并购重组反馈意见分析调查

作者:莫里斯&麓伯 2017年证监会发布配套融资新政,资产市场结构全面调整 自2016年证监会明确募集配套资金不能用于补充上市公司和标的资产流动资金、偿还债务这一规则以来,这似乎就预示着配套融资市场结构亟待调整,其发行节奏也可能会受其影响而逐步变缓。而于2017年2月公开的配套融资新规,让几十家正处于申报阶段的上会公司在发布新规之后的几个月内彻底放弃,主动宣布调整、终止非公开发行的方案。 2月17日,证监会发布了经修订的《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并同时发布《发行监管问答——关于引导规范上市公司再融资行为的监管要求》。鉴于此次我们调查的是证监会上市部对并购重组市场的审核变化,故此只将修改后的实施细则中对发行方案涉及配套融资的变动影响在这里加以说明。 综合来看,2017年新规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对配套融资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 一是非公开发行规模受限,拟发行股份数量不得超过发行前总股本的20%; 二是取消将董事会决议公告日、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日作为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定价基准日的规定,明确定价基准日只能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期的首日; 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投资者往往偏重发行价格相比市价的折扣,忽略公司的成长性和内在投资价值。新规明确募集资金要用到实处,加强市场化定价机制的约束作用,这样有利于遏制一二级市场之间的巨大差价,进而保护二级市场部分投资者的利益。 鉴于证监会的反馈意见可以侧面反映出2017年新规对企业上会审核的影响,对寻求并购重组其他新方式的企业及律师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此次理脉整理了证监会反馈意见体现出的并购重组审核过程中遇到的新情况,以及审核过程中长期以来的关注点。 2017年并购重组反馈意见整体情况介绍 1. 上市公司2017年并购重组整体概况:  自2017年1月1日起至2017年5月15日,证监会监管部门对86家申请并购重组的企业发布了反馈意见,其中包含2017年以来首次收到反馈意见的企业68家和已经收到二次反馈意见的企业18家。(需注意,此次统计只包含应当提交申报材料由并购重组委审核的企业。) 2. 同年收到二次反馈意见和二次上会的公司情况 (1)二次反馈意见情况 依据证监会上市部公开的反馈意见内容并结合并购重组委发布的审核结果公告,自2017年以来已经有18家上会企业收到了二次反馈意见的情况,我们对此进行了统计: 理脉01 标记方法:有条件通过=有;无条件通过=过;已向证监会申报还在等待过会的结果=等 (2)二次上会情况 截至2017年5月15日,从证监会2017年以来发布的公告来看,昆山金利(简称)公司在首次上会被否之后在同年又选择二次上会,目前还处于申请人落实反馈意见的阶段。结合该公司首次上会收到上市部反馈意见,重组委审核未通过的原因以及二次上会收到上市部的反馈意见,我们对被分析公司的两次上会情况进行了细节对比。具体情况如下: 理脉02 注意:以上图表呈现的内容是依据公开的反馈意见进行汇总整理的数据,不含任何主观性分析 其中,前后两次上会的反馈意见均被提及的细节问题有以下几点: 1. 标的持续盈利能力: 结合标的资产的收入成本确认政策,核心竞争优势、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期间费用构成等,补充披露报告期内,标的资产毛利率及净利率水平的合理性和真实性。 2. 标的资产权属清晰: 标的资产前置审批办理的进展情况、预计办毕时间及逾期未办毕对生产经营的影响 运营尚未完成前置审批程序的标的资产是否存在行政处罚风险及拟采取的应对措施 补充披露报告期内标的资产固定资产、无形资产与业务规模的匹配性 3. 业绩承诺可实现性: 补充披露标的资产承诺业绩的可实现性,补充披露上市公司区分本次重组实现业绩与前次重组实现业绩的措施及有效性(措施做了更改)。 有关监管组审核未通过和有条件通过上市公司的反馈意见侧重原因分布 自2017年1月1日起至2017年5月15日,在向证监会监管部门申报的86家公司中,其中只有31家公司得到了审核结果,而剩余的55家申报过会的企业仍处于审核阶段。 在得到审核结果的31家公司中,包含审核通过的28家企业,其中无条件通过20家,有条件通过8家;未通过的有3家。 对比去年同期的数据结果,重组委共审核87家公司,其中69家上市公司都得到了审核结果,而仅剩余18家公司已向证监会申报但处在审核阶段。 理脉03 理脉04 注意:本次统计中将首次上会被否已经选择二次上会并得到首次反馈意见的昆山金利表面材料应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统计在未通过的数据统计之中,之前已重点分析过该家公司 事实上,截至目前得到审核结果的公司大多都是新规出台前就已经被证监会宣布受理的,新老划断的原则对存量影响较小,按照目前发行速度,预计今年底开始配套融资市场规模将实质性缩水。 这也意味着,新规出台后配套募资市场市场规模回落的局面还未全部凸显出来。尽管在审核总数量上也许与去年同期并无太大差别,但从处于审核阶段的公司数量上来看,还是比去年同期的数量多一些。 我们将针对有条件通过的8家公司和未通过的3家公司涉及的公开反馈意见进行梳理分析,对企业并购重组中审核侧重点做了量化统计,具体情况见下图表格: 理脉05 从此次统计中可以看出,对照2016年反馈意见,证监会重点监管的类型并未发生重大变化,但由于2017年新规的政策收紧,对交易募集配套资金的必要性和合规性的监管更为严格了。这一改变集中反映在以下几点: 募集配套资金是否有利于提高重组项目的整合绩效:说明单独核算募投项目收益的具体措施及有效性; 前次募集资金金额、使用效率及截至目前剩余情况; 募集配套资金金额、用途是否与上市公司及标的资产现有生产经营规模、财务状况相匹配,是否已取得相关部门的审批情况; 补充披露募集配套资金的发行数量上限、发行金额及发行数量的测算过程。 并购重组审核过程中的几点注意事项 综上,理脉围绕反馈意见对2017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部分)的并购重组在审事项进行梳理和总结,针对核心变动点,从两个角度出发,提醒寻求并购重组的上市公司注意。 1.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China NNN Agreements: What to Do When Negotiations Bog Down

By | China Law Blog | May 26, 2017
China NNN Agreements The below is an email from one of our China lawyers to a client explaining why our client needs to stay firm in its position regarding its proposed NNN Agreement. This email involves an initial NNN regarding a product the Chinese company wanted to review to help it determine whether it wanted to buy stock from our client to make a large stake investment in our client.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New Policy On Foreigner’s Employment in China

By Lucy Lu, Ding Wu  King & Wood Mallesons’ Commercial & Regulatory group 陆慧文At the end of 2015, the Administrative Examination and Approval Reform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decided to integrate the Employment Permit for Foreigners (issued by the Ministry of Human Resources and Social Security) and the Foreign Expert Work Permit (issued by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 Experts Affairs) into the Foreigner’s Work Permit in China.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外国人就业新政:1+1>2?

作者:陆慧文 丁戊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lu_lucy2015年底,国务院审改办决定将人社部负责的“外国人来华就业许可”和国家外国专家局实施的“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整合为“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新版许可自2017年4月1日起全国统一实施。“两证整合”不仅是简单合并,而是统一外国人来华工作管理服务,对于这一新政的亮点,我们作出如下简要解读,以供参考。 统一证件名称  本次新版许可在旧版的基础上,对许可证书进行了整合。原《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证》、《外国人就业许可证》统一整合为《外国人工作许可通知》,采用电子化在线打印;原《外国专家证》和《外国人就业证》统一整合为《外国人工作许可证》。《外国人工作许可证》作为外国人在中国工作的合法证件,一人一号、终生不变。 取消被授权单位邀请函制度  2017年3月13日,人社部发布《关于修改<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的决定》,将原职业签证统一改为Z字签证,并将申请Z字签证的条件修改为“获准来中国就业的外国人,应凭许可证书(即《外国人工作许可通知》)及本国有效护照或能代替护照的证件到中国驻外使、领馆处申请Z字签证”,取消了被授权单位邀请函的申请,进一步简化了外国人来华工作的办理程序。 简化申请材料  “两证整合”简化了申请材料,新版许可的申请材料中减少了旧版许可要求的单位申请函、中英文个人简历、就业许可等材料,材料数量大大压缩。同时,“两证整合”亦归并了申请材料,大部分申请材料将在办理《外国人工作许可通知》时提交,在申请《外国人工作许可证》时仅需提交少量补充材料(申请表及Z字签证)。 外国人就业分类及积分管理  新政将来华就业的外国人分为三类:外国高端人才(A类)、外国专业人才(B类)及外国普通人员(C类),贯彻“鼓励高端、控制一般、限制低端”的原则,综合运用分类管理及计点积分制度,将“标准符合法”和“计点积分法”相结合,对外国人来华就业条件的认定标准更加科学、实用,可操作性较强。 外国高端人才“绿色通道”  对于符合条件的外国高端人才来华就业,新政特别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对于该等申请人在申请条件上不设年龄和工作经历限制,且对部分申请材料(无犯罪记录证明、学位证明等)采取“承诺制”,申请人在入境前无需提供任何纸质材料核验,办理时限亦缩短为5个工作日。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聚焦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Exploring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欢迎阅读第七期《跨境》,我们定期报道全球国际仲裁动态。 Welcome to the seventh edition of Crossing Borders, a periodic review of developments in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across the world.  本期《跨境》聚焦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及其对国际仲裁的影响。我们将探讨投资者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投资中面临的主要风险和缓解策略,通过审慎设计投资结构、起草争议解决条款和利用商业和投资条约仲裁保护进行有针对性的投资保护的重要性。我们还将讨论与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一个重要方面,即在中国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 In this edition, we focus on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its impact on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Circular On Pilot Tax Policies for Venture Capital Firms and Individual Angel Investors

By | China Law Update Blog | May 25, 2017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sustainable and healthy development of venture capital investment,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and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Taxation have jointly promulgated the Circular on Pilot Tax Policies for Venture Capital Firms and Individual Angel Investors (Cai Shui [2017] No.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China Employee Vaction Days: China Employment Law Writ Small

By | China Law Blog | May 25, 2017
China employment lawWhen it comes to your China employment law matter, you should keep the following three important precepts always in mind: China’s employment laws and its legal system favor employees over employers. As in most countries, the employer is presumed to be the more powerful party, so the law provides the employee with many protections.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

无“数据”,怎“车联”?——“车联网”数据类核心业务法律监管刍议

作者:宁宣凤 杨楠 王圣然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ning_susan把握“车联网”法律监管的主线——“两端”+“一点” “车联网”,又称“智能网联汽车”,顾名思义,就是实现汽车功能及使用的“网络化”和“智能化”。车联网自21世纪第二个十年起,在中国方兴未艾,其应用场景和业务类型呈现出迅速多样化、扩展化的发展趋势。我们在此引用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赵福全教授等对车联网所做的服务分类[1]000 由上表可见,广义上的车联网产业及业务的覆盖范围是十分广泛的,包括了“车辆在全生命周期内产生的全部信息交换,涵盖车辆研发、生产、销售、使用、回收等各个环节”[2]。换言之,车联网使得由人、车和路这三项要素所构成的传统线下汽车生态环境,一跃而成为一个独立的且流动于路面之上的“第三网络空间”(区别于居家和办公网络空间)。 正因如此,从法律角度来看,对车联网的监管必然是一项综合性的系统工程,既涉及到汽车制造、销售、维修、支持养护等传统线下行业,更触及通信、互联网、智能交通管理等线上行业乃至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新业态、新技术。由此,对于有意布局并进入车联网产业的市场主体来说,从看似庞杂的车联网法律监管“迷宫”中梳理出一条可供实操借鉴的“主线”,就显得尤为重要。笔者认为,抓住这条主线,关键就在于把握车联网产业的“两端”和“一点”,即“汽车生产企业”和“最终用户”这两端,以及在这两端之间的产业链条上流动、交互的“数据/信息”这一点。 就“两端”而言,一方面,汽车生产企业位于整个车联网产业的最前端,面对着车联网的快速发展,汽车生产企业需要思考并回答其汽车产品在技术上如何实现智能互联、在业务模式中如何融入车联网、面对监管怎样做到恰当地“有所为有所不为”等一系列有可能决定其自身未来生存命运的重大问题;另一方面,用户作为车联网产业的最下游和全部车联网服务的最终对象,其权益保障、特别是对其个人信息和数据安全的保护,既应成为监管的重点,也理应被纳入所有车联网业务经营主体的合规义务范围内。 而就“一点”而言,由上表可以看出,不论是车联网产业的哪一个服务大类,都必须依托“数据/信息”这个核心要素。例如,如果离开了数据/信息的收集、传输、分析处理、反馈等环节,则上表中的安全、节能、信息等服务将根本无法开展。同时,车联网为数据/信息所搭建的是一个双向乃至多向的自由流动平台,这既包括数据/信息从用户车载端流向相关车联网服务提供商,也包括服务提供商向用户端提供数据反馈结果或特定类型的信息内容,还包括数据/信息在上下游服务提供商间的点对点或链条式流动。因此可以说,数据/信息正是车联网的生命线之所在,无数据/信息则无车联网。 基于此,笔者认为,对于相关市场主体、特别是汽车生产企业来说,结合车联网典型应用场景,把握住相应的数据/信息类核心业务,便可掌握进入车联网服务市场的“钥匙”。就此我们注意到,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车企与互联网巨头合作布局若干项车联网核心业务的实例。而工信部、国家发改委和科技部于2017年4月6日联合印发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到2020年……智能网联汽车与国际同步发展;到2025年……智能网联汽车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到2020年,汽车DA(驾驶辅助)、PA(部分自动驾驶)、CA(有条件自动驾驶)系统新车装配率超过50%,网联式驾驶辅助系统装配率达到10%……到2025年,汽车DA、PA、CA新车装配率达80%,其中PA、CA级新车装配率达25%,高度和完全自动驾驶汽车开始进入市场”等一系列车联网具体发展目标,并且特别要求要“围绕跨领域大数据的应用,创新出行和服务模式,推动汽车企业向生产服务型转变……到2020年,智能化水平大幅提升;到2025年,骨干企业研发、生产、销售等全面实现一体化智能转型”。由此可见,汽车生产企业正面临着布局并进入车联网服务市场的黄金机遇和重要关口期。 数据/信息类核心业务资质及外资准入一览 如上所述,汽车生产企业作为车联网产业布局的最前端,无疑是构建车联网最重要、也最具积极性的主体之一。因此,汽车生产企业对于车联网的法律监管,特别是其中涉及数据/信息并具有典型应用意义的核心业务的资质许可、市场准入等法律问题,有必要做到心中有数,方能在具体业务方案的制定和实施中确保有的放矢。 基于此,我们在下表中列出了在典型的车联网应用场景下,与数据/信息的收集、存储、处理、提供等各环节紧密相关的6大类业务(包括第二大类下的4个子类),并分别呈现其牌照许可、外资准入限制等方面的监管现状,以期为包括汽车生产企业(特别是外资车企)在内的意图涉足该等车联网核心业务的市场主体提供清晰而简明的监管指引。 车联网表格 给汽车生产企业的路径选择提示 对于汽车生产企业而言,在产品的最前端生产环节就开始进行车联网业务的布局,例如开发为其产品专门定制的品牌化服务,并直接在车载端完成相关配套软硬件的安装调试,对于增强其产品的竞争力和市场差异化、打造用户更为依赖的闭合车联网生态系统、维护和增加其品牌价值和吸引力、保护其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等,都是十分有利的。而市场上已经有车企开始这样做。给汽车生产企业的路径选择提示 在此情况下,鉴于上表所列的牌照及外资准入限制要求,车企特别是在华外资车企在进行该等车联网业务的布局时,自然就会面临两条不同的路径选择,即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内自行投资并从事相关业务,或是与有资质的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开展合作。就该项选择,除了必须要考虑成本、知识产权保护、合作伙伴选取乃至企业整体发展战略等商业因素之外,至少还应纳入对以下两方面法律监管因素的评估和考量: 准入环节所面临的监管门槛。这不仅包括外资车企就具体业务所面临的外资准入限制乃至禁止,还包括所有车企想要申领相关牌照都必须满足的其他一系列资质要求,例如申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所要求的人员、服务设施、技术方案、信息安全保障措施等诸多方面的条件。 运营环节所面临的信息安全保护义务。以《网络安全法》的出台为重要标志,我国正在不断加强对网络个人信息和数据的保护,相应地,包括网络服务提供者在内的网络运营者也在面临不断加大的信息安全保护义务。而上表所列出的车联网数据/信息类核心业务无一例外都落入网络服务的范畴,因此其提供商在日常运营中必然将直接受制于此类信息安全保护义务。 据此,对于车企来说,在判断难以满足相关牌照申领要求、或者不想让自己承担过重的信息安全保护义务的情况下,与有资质的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合作,由其直接向用户提供相关服务,显然是一种更为合理的选择。反之,即便决定自行从事相关业务,车企也仍需要进行更为详尽的和符合个案的法律评估;而如果车企意欲涉足的车联网业务已经超出本文所重点讨论的数据/信息类核心业务的范畴,则还将有必要对相应监管要求和合规   注释: [1] 参见:刘宗巍、匡旭、赵福全,《中国车联网产业发展现状、瓶颈及应对策略》,载于《科技管理研究》2016年第4期,第122页。 [2] 同上。 [3] 该编号为该类业务在工信部《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年版)》下的编号;以下第2-5项同。 [4] 该项业务还包括“交易处理业务”,即如淘宝、京东之类的提供第三方交易服务的经营性电子商务平台;因此,如果车联网直接纳入此类第三方交易平台服务,如可以在车载端平台实现汽车相关类的网上购物,则也会构成该项业务,但从公开信息我们并未查询到目前已存在此类车联网应用场景。 [5] 该部分列出上方所描述的典型应用场景与该项业务相关定义、范围的主要相符之处;以下各项同。 [6] 参见《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年版)》第B21项。 [7] 参见《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2016修订)》第六条。 [8] 参见《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年版)》第B25项。 [9] 在此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特定类型的信息内容的网络提供行为,还有可能因受制于其他相关领域的监管而需要取得其他牌照,如《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等。 [10] 参见《工业和信息化部、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进一步对外开放增值电信业务的意见》之二(一)。 [11] 参见《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年版)》第B11项。 [12] 参见《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年版)》第B24项。 [13] 参见《工业和信息化部、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进一步对外开放增值电信业务的意见》之二(二)。 [14] 参见《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年版)》第B23项。 [15] 参见《工业和信息化部、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进一步对外开放增值电信业务的意见》之二(一)。 [16] 参见《地图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 [17] 参见《地图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 [18] 参见《外国的组织或者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2011修正)》第八条第二款第(三)项。 View Full Post
Tweet Like LinkedIn LinkedIn Google Plus